价格下跌或使私人公务飞机不再是财富象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jgjskd.com/,里尔

当1700架私人飞机运送全球精英出席达沃斯全球年会的时候,据说达沃斯的天空都变得阴暗起来。你可以想象这一时刻:阿尔卑斯山的一位牧童用手指着一架、两架,随后是一大群像老鹰一样的飞机从头顶掠过。这些装载着政治掮客的飞机在空中轰鸣着,羊群惊慌地四处奔逃。

但是等一下。这种可怕的不平等场景有一个问题。媒体普遍报道的1700架飞机只是想象。财经记者菲利克斯萨尔蒙(FelixSalmon)进行了实地调查,他估计飞机总数实际上在200架左右。那么人们为何如此急切地对这种夸大的数据信以为真呢?

答案在于有权有势的人士乘坐私人飞机旅行符合大众的想象。这是财富的终极象征,远远超过了豪宅、豪车或者简陋的直升飞机。它招致了不满,然而它也令人迷恋和兴奋。私人飞机让乘坐非私人飞机出行的阶层心痒难耐,甚至在冒犯他们的时候也是如此。里尔结果是他们不得不经受道德的考验和欲望的煎熬,从而很可能引发情绪失控。

在瑞典,Industrivrden的董事们滥用企业飞机,让公众怒火高涨。家人们乘坐企业飞机去国外旅行;当一位心不在焉的工业家忘带钱包时,就会派上一架飞机去斯德哥尔摩取钱包。结果造成了瑞典历史上最大的企业丑闻之一。然而,这些乘坐飞机的恶棍们只是依照摇滚明星奢侈出行的传统行事。

在上世纪70年代,齐柏林飞船乐队(Led Zeppelin)正是乘坐着私人飞机在美国各地纵情声色。坎耶维斯特(Kanye West)在一个表面谦虚实则自夸的说唱中提到了私人飞机:“我很抱歉我穿着睡衣,但我刚刚下私人飞机。”在这些空间逼仄的飞行器中,通常的惯例并不适用。如果前大韩航空(Korean Air)高管赵显娥(Cho Hyun-ah)在这样的飞行器中因为一袋坚果大发脾气,就不会引起轩然大波。事实上,她是在一架商业飞机上大耍威风,最终发现自己不得不难堪地向公众道歉。

从技术上来说,私人飞机遵守国际空域的规则。实际上,它们凌驾于国际空域法规之上。私人飞机上不为人注意且未受监管的空间往往与性有关;一家英国小报最近将四面楚歌的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乘坐其亿万富翁朋友的“私人‘性’飞机”刊登在头条位置。在过去的年代,马车扮演了类似的角色,正如《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中描述的那个著名场景:埃玛(Emma)与其情夫白天在一个挂着帘子的马车中幽会,这辆马车令人难以理解地穿过他们所在城市的街道,“上下起伏地就像一艘船一样”。

私人飞机充满了神秘。它们使用自己的机场,并按照单独的航线飞行。里尔为了增加神秘感,它们还创造了传说中的工程奇迹。因此在私人飞机穿越各大陆和时区运送富豪乘客的时候,它似乎违反了物理定律,让时空暂停,同时还不符合重力原理。它是超人自由的终极表达。

如果说潜艇是《邦德》(Bond)中的反派在策划惊天阴谋时首选的交通工具,那么私人飞机就是那些实际上已站到世界巅峰的人士们钟爱的交通工具。它反映出全球资金无休止的隐秘流动。当富豪大亨们乘坐着他们光滑的钢铁飞行器起飞的时候,我们想起了马克思和恩格斯,两人在《宣言》(The Communist Manifesto)中描述了资本主义中财产所能引起的神奇变化:“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上世纪60年代初,首架里尔喷射机(Learjet)出现在市场上。50多年过去了,私人飞机还能保持其神秘性吗?价格不断下跌是一个风险。你花29.5万美元就能买到一架1977年机型的二手飞机:完全在普通百万富翁的承受范围之内。当有一天线架飞机降落在达沃斯的时候,私人飞机作为超级富豪专享事物的地位就会结束。(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